首頁>本刊特稿

中華文化之“道”

2020-09-09 14:52:00 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

  中華文化的一大特質,是萬物皆歸于道。但同時,道又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,老子亦對此有一種玄而又玄的表達,即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。如何通過“道”學習中華文化,應該從道的三個境界開始。 

  一是“小道”。小道包括兩層含義:第一,指我們平常行走的道路,也可抽象為實現理想的路徑。李白講“欲渡黃河冰塞川,將登太行雪滿山”。屈原問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。他們的迷茫其實就是找不到實現理想具體的路徑。而魯迅先生說“希望本是無所謂無,無所謂有的,正如地上的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?!庇新肪陀邢M?,沒路就沒有希望,這個路就是小道。第二,指人類積累的具體知識,做事的具體技能和方法。比如架橋鋪路、養花種樹、書法繪畫等。 

  二是“中道”。中道講的是規律,是路線和方向問題。是人類在前行的過程中,在不同領域所總結的一些具有普遍價值的規律與法則,比如治國之道,交友之道,為學之道,為商之道,為官之道,用兵之道,處世之道,養生之道等等。相比小道而言,中道更具有某種規律特質,更加宏觀和抽象,但是,亦可用、可觀、可觸,易知、易學、易懂,是為防止后人走更多的彎路而做出的科學總結。 

  三是“大道”。大道就是世界的本源,是對事物終極問題的思考。比如,人從何處而來?到何處而去?宇宙從何而來?到何處而去?何謂生?何謂死?生命的本質是什么?人死后有沒有靈魂?說到底,是一個哲學問題,是世界觀和價值觀的問題。人有什么樣的世界觀,就有什么認識世界的維度。人有什么價值觀,就有什么樣的行為選擇。相對于小道和中道,大道顯得更加空洞無物、無處探尋,所以無論是個體和群體往往會把它忽略。但當我們落入陷阱不能自拔的時候才發現,很多事我們沒有想明白,是因為沒有從大道上分析問題,沒有一種健康的價值觀和世界觀的引領,最終誤入歧途。 

  小道、中道、大道,這三道中蘊涵著我們考慮問題的三種思維方式:一是小道思維,又叫技術思維,就是具體時間如何解決的問題。二是中道思維,又叫規律思維,是解決問題的路線和方向。三是大道思維,又叫終極思維,解決為什么要做這件事的問題。我們無論考慮什么問題,都應該堅持這樣的一個思維邏輯大、中、小。 

  當下,“寧可坐在寶馬車里哭,也不愿坐在自行車后面笑”的拜金思想依然被很多人提及,名利、金錢、欲望不斷沖擊著道德的底線,歸其原因有兩點: 

  一是錯把手段當成了目的。獲取金錢是手段不是目的,我們生活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人的幸福,如果不能感受到社會的和諧與人們的幸福,再多的錢、再多的物質、再好的技術水平也是徒勞。 

  二是把幸福簡單地理解為一個經濟學的概念。誠然,經濟水平的進步和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確實讓人感覺到幸福,但是幸福更應該是一個社會學的概念,是一個社會系統進化的過程,不能顧此失彼,經濟、社會、文化、教育、科技、環境等各方面應該協調發展。 

由此可見,看似空洞無物的“道”,其實蘊含著中華文化近千年之精髓,統領著事物全局的發展方向。缺乏大道思維,就不可能有科學的頂層設計,也就不可能建立科學的發展理念,最后可能會導致各種各樣的問題。 

   

 

分享到:
下一篇 責任編輯:

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

微信號

1234566789

微博關注

Copyright ? 1998 - 2016

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| 京ICP備:0600000號

体彩大乐透APP